当高薪族也买不起房

0

高薪人士也需政府伸出援手助买房?

据国库控股研究机构一项统计指出,大马私人领域房产的价格“高不可攀”,就连高薪一族者也无法负担!

该机构的一项统计显示,属于高薪一族的上层(T20),即月薪在8320令吉及以上者也无法负担40万令吉以上的房产,而必须将目标转移至有政府支助的40万令吉以下的房产项目。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由政府所推出,价格介于10万至40万令吉之间的一马房产(PR1MA),公开让家庭月收入介于2500至1万5000令吉之间者申请,这也意味,高薪者符合申请一马房产资格,并可与月薪低于8319令吉的中低层竞争供应有限的房产。

半数政府可负担屋
允高薪族申请

国库控股研究机构统计了10个政府所推出的可负担房屋计划,当中竟有多达5个或一半是允许高薪一族申请。

如图一所示,PR1MA是当中最“大方”的,除了让中低层人士申请外,月收入高达1万5000令吉的家庭也可申请,而所推出的房产价格则介于10万至40万令吉之间。

由槟城政府主导的槟城可负担房屋(RMM)则允许月薪达1万2000令吉者申请,房子最高价格为40万令吉。

MyHome计划相对照顾中层人士

从图二显示,雪兰莪州与柔佛州所推出的可负担房屋──雪州我的房屋(Rumahku Selangor)和柔佛DPR计划开放让所有中低层人士申请,房产价格最高为30万令吉。

至于MyHome计划,则相对照顾中层人士,低层收入者只有薪水在3000令吉以上者才有资格申请,相信是与该项计划涉及私人领域有关。

降房价方为上策

高薪人士需要政府支助买房的情况,引起了国库控股研究的关注,该机构研究主任苏拉雅在“房产作为栖息地:是市场失灵或机构限制”研讨会上指出,在其他国家,从来没有任何高薪人士需要政府协助购房。

她直言,追根究底,因为私人领域的房产价格过高,才会出现如此的情况。

“政府不可能帮助所有阶层的人士,尤其是在拥有庞大需求的房产上,政府应该专注协助低层人士(B40),让中层(M40)和上层人士把目标转至私人领域的可负担房产上,而政府可以做的事情,就是降低房价。

在现阶段,政府应该增加生产力,继而拉低房产发展成本,并将低成本的利好转嫁予消费者,让消费者可以享有低房价优惠。”

苏拉雅说,当下的问题就是私人领域房价不可负担,政府必须协助降低房价,让中高阶层人士有能力购买私人领域推出的房产。

政府优先协助低层人士

国家房屋发展局副总监再也瑟兰则表示,在初期,政府仅是协助低层人士购买可负担房产,但是,渐渐的,中高层人士也向政府反映,希望获得政府关注协助购房。

他说,无论如何,政府都将优先协助低层人士,至于中高层人士者,政府则会探讨他们无法负担房产的原因,以了解他们的财务分配情况。

供需失
房屋政策未对症下药

这是一个危险的讯号,如果连高薪人士都难以负担40万令吉以上的房产,就需要正视到底为何民众无法负担市面上的房价,是购房者本身理财不当,还是产业市场生病了?

剑桥住房和规划研究中心总监迈克奥斯礼就发表了本身的意见,他认为,房屋政策与市场失灵(market failure)是最重要的关键因素。

他指出,许多房屋政策并没有实际的对症下药,政府必须确切了解社会“需要”的房子,而不是发展商注入市场的“需求”房子。

迈克奥斯礼补充,比起“需求”的房子,显然“需要”的房子更获社会看重,而可负担的房子,也是社会所渴望的。

他分别点出,需要(need)、需求(demand)和希望(wants)房产的分别。

迈克奥斯礼说,“需要”的房产由社会决定,主要胥视房产标准的可接受度,但是,对于某些人士而言,却属于无法负担。

“需求”的房产则是由市场定夺,依据收入、成本、喜好、实用性和融资成本而定。

至于“希望”的房产,是个人想要的房产,但是,未必是他所能负担的房产。

须以“需要”的房产为目标

迈克奥斯礼表示,政府在拟定房屋政策时,必须是以“需要”的房产作为目标。

他也提到,在拟定房屋政策时,不妨问问,“不可负担房产是社会可以接受的标准吗?”“不可负担的房产拥有者是来自‘中层收入者’吗”

他说,失衡的房产和计划政策反映了市场的失灵,这代表市场无法呈现出有效率和公正的情况。

他补充,有效率和公正与外部、公共物品、缺乏信息、失衡、收入和财富分配息息相关。

“当外来因素达到一定效率时,房产政策就必须与土地规划政策链接,而如果与交通连接,就必须连同房产成本和交通成本共同考量。”

迈克奥斯礼指出,在拟定政策时,必须同时考虑供需双方的争论点、补贴等问题。

应降地价
提供发展商税务奖掖

大马房屋发展商协会(REHDA)主席拿督斯里法迪依斯干达同意政府应该给予税务奖掖予发展商,同时,认为最有效建设更多可负担房产的方式,就是降低土地价格。

他说,政府不应该一味想要将土地最大价值化,不妨考虑以低价让发展商发展可负担房屋。

法迪依斯干达也提醒政府必须认清事实,应该针对购屋者的需求建设可负担房产,而不是建在较少需求的郊外地区。

购屋者冀拥可负担生活

他举例,八打灵对于可负担房产依然存有高度需求,但是,政府却要求发展商在万挠武吉柏伦东(Bukit Beruntung)建设更多的可负担房产。

他认为,购屋者需要的不单单是可负担的房产,也希望能够拥有可负担生活。

不过,法迪依斯干达承认,在可负担课题上,联邦政府做了很好的示范,并希望州政府能够跟随脚步,让发展商可以建设更多的可负担房产。

结语

可负担房产的价格难以有个清楚的界线,毕竟每个人可以负担的价格不相同,但是,房产价格过高却是明显的事实,不单是在大马,甚至在美国也面对买不起房的困境。避免下一代一出世就必须背负房贷压力,政府必须多收集各方意见,拟定最佳的房屋政策。

新闻来源:星洲日报

Share.

About Author

mm

WonderList is a real estate mobile application that promotes genuine listings and creates networking. Our mission is to bring property agen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into an online platform that promotes trust, integrity and professionalism.

Leave A Reply